当前位置 > 单机游戏牛牛 > 合作案例 > 为什么日本不能拥有核电?

为什么日本不能拥有核电?

时间:2019-02-10 09:56:40 来源:单机游戏牛牛 作者:匿名



在福岛核事故发生后的三年中,日本经历了零核——零核——的重复测试。在这三年中,反核反核声音变得更加强大,示威活动从未停止过。

然而,从坚决“放弃核”的菅直人,到“暧昧”的野田佳彦,以及现在正在“重启核电”的安倍晋三,日本执政党对核电的态度经历了“大逆转”。和“打开核”。步骤越来越大。如此巨大的变化是非常发人深省的。这一举动意味着什么?

日本的核电成本很高

自“世界能源危机”发生在20世纪70年代以来,日本一直致力于减少对进口石油的依赖,发展核电,发展水电,燃煤发电和液化天然气发电,开发新能源,开发能源。从供需双方节约技术。比例显着降低。其中,核能发展导致54座核电站的建成已为日本提供了约30%的电力需求。在福岛核事故发生之前,日本政府曾计划将核电发电量从总发电量的30%增加到50%。

在福岛核事故之后,福岛的四座反应堆被废弃,而其他没有参与的核电站也不得不一个接一个地关闭。由此产生的电力短缺只能通过自然能源来补偿。事故发生后,东京电力和东北电力开始使用煤,石油和天然气发电。火电替代品严重拖累了经济发展。连续三年的决算结果显示,所有日本电力公司都遭受巨大损失。 2013年第四季度,GDP增长率调整为0.7%(原始统计数据为1%),降至安倍上任以来的最低水平。 2014年1月,日本的经常账户赤字达到1.58万亿日元,连续三次创下历史新高。此外,火电的恢复意味着多年来已经实现的自然环境遭到破坏,这意味着该国的能源安全存在重大缺陷。日本无法承受完全放弃核能的后果。

为了帮助日本经济复苏,解决能源短缺问题,安倍政府对野田内阁于2012年5月制定的“3030零核电”计划进行了“根本性”修订,明确表示日本的能源供应结构应包括核电。随后推出的《能源基本计划》使核电成为“国家重要基础电源”的地位,并关注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核事故在政策和融资方面造成的两难困境。 2014年3月10日,在日本参议院委员会,安倍再次强调了“不能依靠核电,不能依靠核电”的新能源政策。从这个角度来看,由于电力需求,环境,经济,政治和其他压力,日本在中长期实施“零核电”计划是极不现实的,除非它能够发展出理想的完全自我控制再生能源。作为资源匮乏的日本,核能几乎是唯一可行的大规模自给自足的能源供应。

对于安倍政府来说,“核支持”倡导者甚至可以掌握在他们手中的王牌,可以控制该国的整体局势。通过重启核电,降低电价,促进贸易,改善工业环境和现有收支,缓解国内产业。提高产业竞争力,进一步增加企业利润,政府税收,扩大投资和就业,最终提高日本的财政状况,使“安倍经济”得以实现。

NRA为核电安全设定了新的基准

为了改革核电监管体系,日本参议院于2012年6月投票批准《原子能规制委员会设置法》。根据该法成立的核能管理委员会(NRA)成立于2012年9月,由“反应堆”,“核与辐射防护”和“地震”领域的五名专家组成。 NRA是一个独立的监管机构,在日本实施核安全统一管理。委员会在处理紧急情况等方面拥有更大的权力。委员会将来会在注入反应堆注入专业决策。原则上,总理无权改变有关决定。这主要是由于首相官邸参与福岛核事故的经验教训。

在全国步枪协会正式成立之后,最紧迫的任务之一是“尽一切可能恢复已经落到谷底的信任和信心”,并制定新的核电安全基准。在专家起草修改,宣传和公众咨询后,新基准于2013年7月8日正式颁布实施。基于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新基准显着增加了对严重事故,地震和海啸以及飞机恐怖袭击等意外情况的响应。

新基准规定核电厂有义务处理重大事故。除了可以冷却反应堆的动力车辆和消防车的配置之外,为了防止由事故引起的放射性物质的扩散,有必要向反应堆的减压排气设备中添加放射性物质。过滤功能还必须配备抗震措施和具有辐射防护功能的“应急响应部门”,以应对恐怖活动和自然灾害,并确保核泄漏事故后的维修工作。在抗震性方面,新的安全标准规定,核电站抗震设计中应考虑的活动断层应在12万至13万年前开始活动,并在40万年前改为活动。核电站反应堆建筑物等设施应建在没有活动断层的基础上。在预防海啸方面,新基准要求为整个核电厂制定防海啸标准。有必要建立一个符合最高地震参考的防波堤,并应对活火山和龙卷风采取措施。

新的安全基准还将核电厂的运行寿命设定为40年。但是,在通过特殊检查详细检查设备的老化状况后,如果满足新基准中规定的要求,则允许额外的操作长度。许可证的延期只能获得一次,并且最多只能延长20年。新的安全标准规定,核电厂的实质性安全措施作为一项义务得到加强,并且在法律上是强制性的。根据这一新的监管基准,必须实施安全审查以重启核电厂。

3E目标应该是最终考虑因素

每个国家都选择自己的能源战略,最终实现能源安全,经济增长和环境保护三个目标。日本恢复核电是通过失败和反思做出的选择。这种代价和谨慎为中国的核电发展和核安全监管带来了许多教训和启示。

核电作为一种清洁能源,在满足中国电力需求,优化能源结构,减少环境污染,促进经济可持续发展方面发挥着重要的战略作用。如何掌握核电的双刃剑是我们面临的一个问题。

中国应该深刻反思福岛事故前后的技术风险,管理制度,决策机制,审计标准,缓解措施和应急措施。特别是要高度重视多重自然灾害或极端自然灾害和次生灾害。叠加事故的影响,核电厂选址标准的审查,以及可能受其他自然灾害影响的高发区和核电站的更高要求,以有效提高对叠加自然的抵抗力灾害。